使命的召唤励志文章

使命的召唤励志文章

  今天读戴维。布鲁克斯的《品格之路》,里边提到两个词语,引人深思。一个是“简历美德”;另个一个是“悼词美德”。一个是人活着的时候,拿给别人看,贡献给就业、工作、影响力、和认知度。一个是自己死后,希望别人在你的葬礼上谈论的美德。

  虽然现实之中,我们离不开“简历美德”。它是推销自己,走向外部世界的一张名片。我们总是希望把自己的“简历美德”打扮的漂亮一点,并且增加更多的项目和内容,让它看上去更加的厚重和丰富。但是在很长的时间里,“悼词美德”超过了“简历美德”。

  不错,我们工作、成长是为了更高的职位,获取更多的财富,过上幸福的生活。以前,一直认为,这就是自己人生目标和方向。甚至,认为通过写作,表达自己的观点,得到更多人的肯定和赞美,本身就值得尊重。

  《品格之路》告诉我,这不过是“精致的利己主义",没有信仰,没有关怀、没有悲悯、没有责任感和承担意识,只不过是一种”野蛮“的行为罢了。而真正具有品格的人,对人谦逊,对自身的缺点有深刻理性的认识,是一路与自己人性中局限的部分斗争的过程。

  之所以谦逊,是因为我们意识到自己并不完美,我们所有的付出、努力、勤奋,并不是为了彰显我们的智慧、能力、和荣耀,而是为了弥补自己的短板和不完美。

  42岁开始写作,我想不是因为自我的规划和设计,而是一种使命的召唤。上半场已经谢幕,而自己依然在浑浑噩噩中度过。把大量的时间浪费到职位、金钱、影响和所谓的外部评价。而到头来,很多想法并没有实现,理想与现实差距依然很大。除了这些外在的东西,什么才是自己最想要的?

  其实,我一直就意识到自己是个残疾人。性格上的懦弱、虚荣、粗暴、短视,让自己生活在一个无他的世界里。符合自己喜好的东西就是好的,反之就会拒绝和讨厌。绝对的自恋,使自己活在一个理想中的世界,掩耳盗铃的认为,那就是真实的世界。

  无论投资还是写文章,暴露出太多的盲目性和偏激。自信,自恋,自嗨,整个一个“表现型人格”。而自己也在其中不断的修补和完善。为什么要写作?是真想为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。却常常自我评价,那些所谓的文章,根本算不上文章,我一直在重复一个动作——铺路,为自己铺一条通向远方的路。

  至于最终它会通向哪里,心里真没谱。但总觉得,有个声音一直在不远的地方召唤我。写作不是工作,不是兴趣,而是一种使命的召唤。既然开始,就一定会追随一生。

  前一段时间,几个知道我日更的朋友,和我聊天。他们说:“你写了两年,文章的质量提高了不少,要不然就投稿,或者写本书吧!我说:“水平实在太差,还每到投稿的时候。”“那你总不会一直这么写下去,而不求回报呀!”我不知道如何回答,但我想,真正的文章一定不是现在的样子。

  前一段时间看林清玄的文章,讲到了一个“贼光和宝光的故事”。说是朋友得知意大利乡间要装修,拆除一批水晶灯,就托人把有百年历史的水晶灯全部买下。运回台北,准备与有缘人一同欣赏。

  那些水晶灯,个个都是巅峰之作。通常在一个空间,有两盏主灯,就会相互排斥,互相消减光芒。而这些老水晶却不然,十几盏放在一起,互相协调,互相陪衬,就像花园里的花朵,百花齐放。朋友说:那是因为,这些水晶灯的贼光消失了!当贼光消失的时候,宝光就会升起来。

  贼光能相互抢光,不知收敛,不含蓄,不细腻,不温柔,不隐忍。而宝光是那种自然平常,能与任何环境相容,不夺目,不抢镜,却也不消减自己的光芒。

  无论是写文章还是做人,其实道理是一样的。刚开始霸气外露,最后就会自然内敛。人生本来就是一场修行,从贼光到宝光的一种磨砺。当你能与周围的世界共处,把自己融入其中,并被周围的世界自然而然的接受,本身就是一种成熟。

  最近喜欢读林清玄的文章,也可能是这个原因。文章平和中透着哲理,简洁明了,异常的柔软,却能化解心中最坚硬的东西。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宝光外露。

  当然每个人存在缺陷短板,我们要去改变现状,都必须经历的一段英雄之旅。召唤——启程——历险——归返,是英雄从平凡走向卓越的基本路径。别让自己仅仅停驻在“简历美德”上,成了一个庸俗的人。除了金钱、名誉、地位,一定还有别的东西。

  听到“悼词美德”,这样的词语是时,多少有点晦涩。但却能唤起内心最初的渴望。《圣经》中有一句话“凡想要保全生命的,必将丧掉生命;凡丧掉生命的,必将救活生命”。正如鲁迅说的:有的活着,他已经死了;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。”

  其实生与死从来都是生命两种不同形式罢了,你是听从内心的召唤,还是让自己看上去更好一点?既然有一扇门已经打开,义无反顾的走进去,是最好的方式。剩下的事情,交给上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