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光列车伤感美文

时光列车伤感美文

  我跟老婆一直分开过年,因为岳母早年病故,老婆不能扔下她爸一个人。原本可以接老丈人到我家来过年的,可两位老人在铁路线上共过事,结下过一些梁子。

  今年,二老又掐上了。我爸说,今年你得把梅子给我带回来,哪有媳妇老不回家过年的。我岳父之前就给我打了电话,说一个女婿半个儿,可不能送完礼就闪人。一时间我成了“肉夹馍”,老婆却很淡定地安慰我:“没事,我有办法。”

  我和老婆都在外地工作,基本上一年才回一趟家。眼下,我俩正乘火车往家奔,岂料,下了火车老婆没跟我回家,也没回娘家,她手机关机,玩起了失踪。我老爸不依了:“叫你把梅子给我带回来,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呢?”没等我言语,老丈人的电话就过来了:“我说大礼,你是不是把梅子弄你们家去了?不是说好你俩来我这过年的吗?”我支吾道:“爸,梅子没回来,可能买东西去了,您再等等……”

  翌日晌午,岳父急匆匆跑来我家,他说梅子一宿没回,只给他发了条微信:“爸,我在老地方等你,不见不散!”我爸嘟哝道:“这孩子会不会被人绑架了?”“我说,大过年能不能说点吉利的!大礼啊,这老地方是什么地方啊?”

  “爸妈,我知道梅子去哪了,我们一块去找她吧。”

  我把他们领到一个废弃的厂区,那里散落着铁轨、车厢和火车头。残雪披挂在陈旧的铁器上,有一种穿透岁月的厚重和苍凉。

  “这可不就是老地方吗!”岳父感慨地抚摩着车皮。

  “是啊,这里是我们的青春啊!”老爸附和道。

  岳父原是一名机车焊工,我爸当时是火车修配厂里的工程师。俩人的脾气都够火爆,工作中固执己见,结下一些“恩怨”。此时,不远处一节车厢里透出一点灯火,一片欢声笑语。老婆梅子笑眯眯地走过来,将我们领进这古旧的硬座车厢。

  车厢里灯火通明,温暖如春。一车厢的老人正嗑着瓜子,谈笑风生,他们全都是火车修理厂的老同志。我老爸一把握住正在奔忙的一个老人的手:“钱师傅,这……”钱师傅是原来厂里食堂的大厨,他笑呵呵地说:“这主意呢,是你家梅子出的,大家伙借机聚一下不是很好吗?你们都入席吧,我再做个丸子汤就开饭啦。大礼,你和梅子去点鞭炮,咱在火车上过大年喽!”

  新年的爆竹在空旷的雪地上炸响,车厢里一拨人推杯换盏,祝福满满。昔日的工程师与焊工把酒言欢。有一位师傅居然还带来了手风琴,父辈们在琴音的伴奏下,忘情地唱起了苏联老歌。我拥着梅子,跟着一起唱起来:多年以前……

  窗外雪花纷飞。我看到一代人的青春,在静止的车厢中疾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