岱山之旅写景散文

岱山之旅写景散文

  天空热得没有一丝风,夏蝉叫得心烦意乱,看着那蓝天白云,向往着去吹吹海风。心动不如行动,约了三五好友,订好双休日去岱山的船票,出行。突然发现,这成本还真高啊,不就是阳光沙滩、吃吃海鲜嘛,还用跑那么远。唉,无奈自己是组织者,总不能再打退堂鼓了,出发。

  原来去岱山的人还不少,竟然没买到快艇的票子,慢船的话只能在船上吃饭了,不过应该也是别有一番情趣。一大帮子人,出发前一天去超市买吃的,本人说累得慌,不去了。结果她们说不行,既然是集体行动,什么都要一起来。无奈之下只能换好衣服出去。到了超市,那几个三十好几的爷们就象孩子似的,狂拿东西,象是不要钱的。我说了一句要薯片,就只听到“哗啦啦”五六最大的薯片已进了推车,于是,接下来的工作就是:他们在前面放进去,我在后面偷偷放回架子上。他们说还要买啤酒,白酒,怕是吃海鲜会吃坏肚子,天呢,都是大力水手啊。买了十二瓶矿泉水,十二听啤酒,一瓶白酒,一大堆下酒菜,九个人就期待明天是个艳阳天了。

  第二天,按计划上了船,大家排排座,就开吃了。有“久久丫”的鸭翅、鸭颈、鸭爪、鸡翅,吃得不亦乐乎,先把啤酒解决掉了。真象是春游去的孩子一样,背包也顿时轻了不少。吃了又去船的各个地方逛了一圈,这船头看样子不错,想下去看看时,那汽笛“呜”地一声清清亮亮得把我吓了一跳,原来是闲人免去。这多出来的两个小时也在吃吃逛逛中很快过去了。到了岱山,傻了眼,怎么连个出租车也没有的啊。打电话到订了房间的那个老板处,叫他派个车来接我们。他说没有车,抓狂中,估计也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。只能问售票处,怎么办,人家说会叫公交车来接。晕啊,原来他们是看着有人就叫车来接,没人就不出车的啊,真环保。

  到了城中,放下我们,寻思着,是不是还要到原来订的那个地方去,叫不到车的地方能好到哪里去啊,还是算了。大家商量,不管了,先玩了再说。于是直接叫了两辆车直奔海边。

  那海啊,估计南方的朋友们要笑歪嘴的啦。黄黄的,只能称作为黄海蓝天了。换上泳衣,赶紧下海,一个大浪过来,朋友一下子呛到了一口海水,那个叫咸啊。“咳……咳……”,嗯,这才有点海的味道哈。海滩上人还是挺多的,偶的游泳技术不咋地,不敢游到脚不沾地的地方去。朋友那个叫厉害啊,徒手就游到了人家的护栏网外面,把我可紧张坏了,赶紧叫她回来。而我呢,戴了个臂圈,游着倒也不累,仰着头,看着蓝天白云,真是心情舒畅啊。同去一个孩子,厉害啊,跟他老爸开始了扔泥游戏,“啪”得一下,一下子把沙泥扔进他爸的嘴里,众人笑晕,不知道他妈妈有没有记录下这一经典镜头。

  朋友也是第一次来海边游泳,所以也希望记录下美丽的景色。于是,回去拿了相机,拍下靓影。她还挺能秀啊,一个准明星,不过穿得还太实在,殊不知到了这海边啊,人家那风景才叫秀丽啊。游完,忽然惊叫“啊,好象黑了好多啊”,哈哈,到海边游泳哪能不黑啊,总得牺牲点吧。不过倒没想象中的褪皮啊什么的,算是万幸。

  早点收场,完了还要找宾馆呢。出租车司机把我们放在住宿一条街上,无奈我们人比较多,一下子找不到在一起的。派了两个代表去找,我们坐在街着吃冷饮。终于找到了,赶紧洗澡更衣,准备去晚上的海鲜大餐。朋友拿出新买的衣服,出发前就说了,要做青春无敌美少女。哈哈,买了跟她一样的,一黑一白姐妹装,羡煞旁人。

  来到海鲜一条街,果然热闹非凡,才六点的样子,就快没座位了。好不容易,找到一个大桌子,派人去点菜,端上来一看,没几个叫得出名字的。大家说,在场每个人都要喝点白的,为了防止拉肚子。生平第一次,喝了大概一两。朋友是巾帼不让须眉啊,喝得跟男士一样多。男同胞们特别照顾我这位小姐妹,轮番向她敬酒,谁叫她夸下海口说“千杯不倒”呢(也不知是哪个传出去的),她倒也豪爽得很,来者不拒啊,看得我汗颜。这样下去可不行啊,没办法,只能牺牲我一下喽。趁乱,也回敬他们,减缓频率啊。头一回,也喝了那么多,其实也记不清楚喝了多少了,反正挺多的。

  街边,有一个小伙子,一个姑娘分别在唱歌,弹着吉他。唱得还不错,趁着兴致,叫他来唱一首,我们想听的他不会,只能随便选了一首。朋友说,叫我们其中一位男士唱一首“情定巴士站”她就喝三杯。哈哈,果然,唱了,那个叫好啊,我们欢呼。邻桌的同志不干了,大概是我们太吵了,开始叫我们轻点。是了,出门在外的,要低调点喽。却没想到,美女不干了“凭什么啊,出来玩就是要开心的,没收你们钱算好的啦”,真是野蛮女友啊。不过,估计也是我们的歌声吸引了他们,买了单的他们还是听完才走了。

  吃完,我去看了看单子,嗯,倒也是合理的价位,于是便去看看美女有没有事。结果第二天一问,天呢,怎么要这么多钱啊。算下来啤酒大概可以是酒吧中的那价了。晕死了,估计那丫也喝多了,人又豪爽,这下也没地方找人去了。只能哭去了。还有一件让我哭的事情。拍了靓照的相机,第二天突然坏了……算不算乐极生悲啊?

  两天行程愉快结束,虽然黑了一圈,虽然有点累,虽然花了钱,不过,这快乐不是能够延续很久吗?